锰矿价格持续探底市场竞争加剧

2019-03-08 21:56:12 来源: 宿州信息港

近来,受国内外锰市场供需失衡未减、供应商竞争手法创新等因素影响,锰矿价格持续探底,锰矿市场竞争加剧。

据统计,今年1月~6月份,我国的锰矿进口量为759.6万吨,较去年下半年减少72.3万吨;必和必拓(BHP)2015年1月南非半碳酸锰矿装船价格是3.8美元/干公吨度(CIF中国主港),目前为2.8美元/干公吨度,降幅超过1/4。估计今年上半年全球锰矿开采量增长8%左右,约3200万吨,全年约为6300万吨。价格探底挤压了边缘锰矿与国产锰矿的生存空间。

南非锰矿放量增长

据有关消息,曾经只有两家企业开采的南非锰矿业,这些年来已经涌进十二三家的投资商,其中有六七家已建成投产。而由于南非锰矿开采的投资者众多,习惯结盟垄断的天然惯性相对较低。恰逢市场从相对紧缺转向过剩,因此,良好的沟通与务实的合作也就迅速成为了赢得市场认可的良方。

中国从南非进口的锰矿数量从2008年的213.5万吨攀升到2014年的581.2万吨,推动南非锰矿出口量从2008年的582.6万吨跃升到1208.8万吨,几乎同时增长了1.5倍。这也激发了南非乃至非洲大陆加大开采锰矿的热情,锰矿产量一路上升。2015年,南非锰矿的出口总量将接近1500万吨,预计未来的全球供应量仍会增加。

国际锰矿供应商争份额

澳大利亚锰矿曾经长期占据中国进口来源的主要份额,2013年首次被南非锰矿超越。2014年,澳大利亚锰矿对中国销售上升至517万吨,仍比南非 581.2万吨少55万吨,相差约11%。2015年1月~4月份,澳大利亚锰矿对中国出口141.75万吨,同期的南非锰矿对中国销售224.37万吨,差距拉大。有市场人士预测,到2016年,澳大利亚锰矿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可能相当于南非锰矿的一半。

南非锰矿迅猛增产,不仅挤压了土耳其等边缘锰矿的市场,也使得澳大利亚、巴西、加蓬等主流锰矿率先大幅降价。2014年3月、4月份都急速降价0.5 美元/干公吨度(DMTU),仅2月~5月份的4个月内就已累计下降近1.3美元/干公吨度。2014年与2015年7月前的锰矿连续降价,迅速波及所有锰矿品种的价格。澳大利亚锰矿顺应市场的快速降价,扳回了份额萎缩的不利局面,今年前7个月对中国的锰矿销售量维持了2014年相近的水平。

价格联盟不再强固

国际锰业协会(IMnI)初是国际锰矿开采企业于1975年在法国巴黎发起成立的非营利组织,是全球锰行业的权威机构。IMnI年会在世界各地巡回举办,是锰行业交流的高端会。尽管2008年突然爆发的金融危机打乱了价格共进退的长期性统一步调,直到2013年,主要的五六家锰矿山依然延续了事实上的锰市场变化风向标作用。

2014年以来,各类锰矿开采的投资主体在非洲大陆以及其它地区迅速崛起,世界的锰矿行业格局因更多参与者的加入而发生变化,定价策略无法继续统一。

锰矿价格持续探底市场竞争加剧

随着锰矿及锰产品供大于求的格局更加清晰,虽然也有过控量销售、延迟发运等调整措施,早出矿早回款,快销售跌价少仍然成为这些年来应对锰矿供需失衡市场环境下的主要方式。差异化价格策略无可阻挡,定制式促销方案已成潮流。

贸易萎缩加剧竞争

2013年,中国北方地区的硅锰等铁合金生产在锰矿贸易商的强力推动下,借鉴南方地区冶炼同行的配矿经验,改变主要依赖澳大利亚锰矿的单一用矿结构,尝试加大使用南非、马来西亚、科特迪瓦乃至土耳其等边缘锰矿,调整冶炼配料比例,在合金价格不断下行的弱势市场中,效果明显。锰矿配料多元化格局就此普遍形成,锰矿来源多元化竞争也因此全面加剧。

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里,锰矿供应从平衡转向过剩。许多矿山的一手锰矿定价依然坚持期现倒挂的强硬策略,致使大量贸易商纷纷离场。锰矿开采大户原本可以通过贸易商的互相配合而结成不同时段的暂时价格同盟也随之瓦解,锰矿开采企业直接面对冶炼厂家等终端用户。在用矿灵活多元的中国用户面前,不供应或减货量等老旧方法不再奏效,低价格与高品质成为了获取锰矿订单的关键。为了维系供销客户关系,锰矿企业还要支付相关跟踪服务费用。

交互共振铁矿市场

锰矿供需失衡的态势早在2007年就已显露端倪。贸易商经过金融危机后开始逐渐清醒,锰矿价格从2008年接近18美元/干公吨度的历史顶峰开始了漫长的价值回归过程。价格从历史跌去80%以后,锰矿开采量却有增无减。锰矿与铁矿一样面对的终消费领域是钢铁,锰矿市场走势与铁矿也很相似。

2009年,刚被回落到价值原形的锰矿价格,开采者与贸易商重新开始了需求无限的投机想法,锰矿与铁矿的市场价格再次回拉三四倍到历史次高的危险位置。

投机浪潮退去后,中国粗钢产量从2012年出现滞涨,粗钢表观消费量从2014年开始下降,钢材出口接近1亿吨。2015年前7个月,中国和全球粗钢产量均下降。锰矿与铁矿供需失衡的态势由此加剧,市场普遍期待维稳的价格迎来再度探底压力。

废钢时代终结梦想

2014年,美国粗钢产量8830万吨,使用废钢6200万吨,炼钢的废钢比超过70%。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土耳其,2014年的粗钢产量3400万吨,消费废钢2820万吨,废钢比更高达83%。中国2014年消费废钢8830万吨,废钢比仅10.7%左右。然而,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累积的废钢资源潜力已接近51亿吨,中国也将在2020年前后进入废钢冶炼时代,中国粗钢产量也会进入缓慢下行期。

欧洲和美、日、韩等传统钢铁大国的粗钢产量高峰时代已成过去,中国钢铁产量经过5~10年的产量峰值平台期后也将自然下行。即使印度或其它国家的粗钢产量会稳定增长,甚至个别国家的增长较快,但鉴于全球范围内的此消彼长效应显著,全球粗钢总量的增长空间也比较有限。随着中国的废钢资源不断涌现,锰矿乃至铁矿的需求增量不甚乐观。

世界经济正处于恢复期,中国大规模基建消耗大量粗钢的时代正在远去。全球工业开始以4.0版本为标志的全面创新升级,中国制造2025计划已经颁布实施,预示未来的钢铁消费将从量增转向质变。包括不锈钢等特殊钢铁的发展空间尽管依旧广阔,但也面临着以质量提升替代数量扩张的市场竞争抉择。废钢资源的累积量不断攀升,废钢冶炼时代的普及步伐日益加快,对锰矿乃至铁矿等一手资源的需求量很难会重现过去10年的上涨景象。

市场趋势转变倒逼产业转型,产业转型升级推动行业洗牌。锰矿下游产品各产业都在经历行业洗牌的艰难与痛苦,市场大潮已经冲刷掉了。

(:中冶有色技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