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关注财政货币综合平衡我的钢铁

2018-11-02 12:01:24

关注财政货币综合平衡我的钢铁

2004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比如投资持续高增长,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扩大、煤电油运全面紧张等。在国家采取各项措施努力缓解这些矛盾和问题的同时,作为宏观调控措施中重要的手段——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尤其是它们的运用、转型、相互之间的配合等等,都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国家信息中心近日组织了一项专家调查活动,其中在对宏观政策的实施调查中,有超过50%的专家认为应该逐步减弱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另有20%多的专家认为财政政策加大力度的方面是国家应该付出而目前没有达到的方面,如环境、教育等方面。总体上,专家们对财政政策的转型基本上有一定的共识,即减少建设性支出,加强公共性支出。在货币政策取向方面,则有超过50%的专家认为应适度收紧,以给过热的经济降温,还有不少专家认为要针对目前突出的结构性问题对货币政策作出有针对性的调整。 应该说,专家们的看法和目前经济生活中宏观调控措施的走势是不约而同的。一方面,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一直是我国经济宏观调控中重要的也是不可或缺的左右手,几年以来,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对中国经济保持较高速的发展功不可没;另一方面,目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实施又正处于一个十分敏感的时期,其主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面临再一次的“硬”或是“软”着陆的关键时刻。 关键时刻,此时讨论了几年的“积极财政政策淡出”终于有了眉目。财政部部长金人庆近日表示,中国总体宏观经济表现良好,但要警惕通货膨胀的发生。今后,中国将采取中性的财政政策,有保有控,确保中国经济持续稳步健康发展。对这个“中性”,有关人士指出,“有保有控”就是进行结构性的调整,主要是指国债投资和财政支出。从今年的情况来看,过热的基本上是第二产业,产业、第三产业还是偏冷的。所以,财政支出的重点,应该转向支持这些行业。所谓“有控”,应该是基建方面的投资,以及一些大型工业工程项目、城市建设项目,需要缩减下来,这对地方盲目投资也会形成抑制。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4月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由现行的7%提高到7.5%,资本市场对包括存款准备金率在内的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作出了敏感的反应,一些国际投行作出中国经济要“硬着陆”的预判。现在看来,不能不说有失偏颇。存款准备金率是货币调控中力度的货币政策工具,曾有过多次大幅调整,0.5个百分点无疑是很温和的货币调控。而且,4月份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对冲外汇储备的增加。同时,央行明确表示,在此轮金融宏观调控中,货币政策的实施旨在特别注意防止“一刀切”,保持国民经济平稳发展。另据央行5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在正确的金融宏观调控措施指导下,贷款增长偏快态势已开始减缓。 应该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调整、变动,都是为了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的终目的,也就是为了平抑经济波动,减少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这和中央明确表示有信心实现经济软着陆是紧密相连的。由此,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综合平衡显得更加重要。就目前来看,这种综合平衡首先体现在对形势的正确判断上。IMF和世界银行在4月下旬春季会议上发布了《世界经济展望》,其中一个章节专门提到了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的影响。报告指出,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的影响力会更大。另一方面,国内需求保持旺盛。和上世纪90年代前后经济过热使企业资金困难、利润下降、三角债拖欠严重不同,这次的经济过热中,全国工业企业利润大幅增长。因此,从目前情况看,宏观调控有坚实的物质基础,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实施有较大的回旋余地。 其次,关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选择上,也是相互对应的。专家认为,今后一个时期财政政策要从社会经济发展趋势出发,加快建立公共财政框架;进一步调整长期国债的规模和使用结构,增加社保投入,加大对农业发展、科技教育、环境医疗等方面的支持,收缩建设性投入,刹住对“政绩工程”的投资。在货币政策方面,则要加强信贷政策与产业政策的协调配合,引导商业银行合理调整贷款结构;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强监管和窗口指导等。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正在和将要对产业政策、社会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已成为实现经济“软着陆”的直接手段。 当前经济生活中的突出问题并未根本解决,宏观调控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毫无疑问,经历了经济增长的几个阶段之后,随着市场机制和金融体制的发展,政府宏观调控可选取的调节方式多了起来,手段也更加灵活,还可以适当发挥中央集权的优势。因此,无论是财政政策或是货币政策,思考和执行空间会更大,它们的综合平衡及其作用也更值得人们去关注。

蓝莓苗
矩鞍环
星力摇钱树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