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公务员加班背后隐现地方发展焦虑

2018-12-03 15:31:34

“公务员加班”背后隐现地方发展焦虑

摘要:青州“鼓励和倡导”公务员周六上班的内在动因是什么?是为改变政府工作作风?是方便群众办事?还是有其他更为深刻的原因?

8月7日周六,青州市人民办事中心仍在上班。

舜讯 青州“鼓励和倡导”公务员周六上班的内在动因是什么?是为改变政府工作作风?是方便群众办事?还是有其他更为深刻的原因?

一个群体的细微变化,往往会引起整个社会的连锁反应。公务员周六上班这件“小事”,对其他群体会有什么影响?

这些问题,我们都将为您一一解开。

“县域间的竞争激烈,相互追赶的劲头很足,因而就会想方设法发挥各自干部队伍的优势和潜能。”

“与前面的差距很大,而后面的又紧追不舍,这不能不让我们市领导着急。”

“由于政府的引导作用,公务员周六上班或多或少会影响当地的社会‘生物钟’。”

“五加二”“白加黑”的背后推力

青州公务员“周六加班”虽备受关注,而“周六加班”却并非青州特有,所谓的“五加二、白加黑”精神也屡屡被各地官员所青睐,不时出现在各种讲话与文件中。

对青州公务员的“周六加班”现象,青州市政府发言人刘学军称并非官方硬性规定,而只是各单位结合工作实际,自行安排的“加班调休”。但刘学军也承认,青州市政府对此的态度是“鼓励和倡导”。

“今年6月原市委书记升迁后,新任市委书记现在还没公布,有的部门和人员难免出现松懈情绪。可市里的各项工作任务又很重,尤其是‘花博会’越来越近了。”青州市人民办事中心一位公务员认为,这是《通知》出台的背景之一。

“县域间的竞争激烈,相互追赶的劲头很足,因而就会想方设法发挥各自干部队伍的优势和潜能。”山东社会科学院省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秦庆武教授分析。

秦庆武的话从青州当地官员那里得到了印证。今年年初,青州市就把招商引资和落实项目作为突出工作来抓。“周六上班,可以方便外商落实项目。”青州市政府发言人刘学军说。青州市人民办事中心副主任康效生更是明确表示,方便外商是周六加班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青州之前,潍坊昌乐县、济宁嘉祥县等地已先行“周六上班”。“潍坊每年都对各县市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发展进行观摩点评,这让各县市区颇感压力。”一位知情者说,“昌乐县推行周六上班后,效果就很明显。”2008年2月,潍坊举行全市表彰大会,昌乐出人意料地在12个县市区的综合考核中名列。

潍坊市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各县市区地方财政收入中,青州市以14.7亿位居第三,领头羊寿光市为25.1亿,第二位诸城市也高达24.6亿元。

与此同时,第四位的高新开发区则以13.5亿紧随青州之后。 “与前面的差距很大,而后面的又紧追不舍,这不能不让我们市领导着急。”青州市一位熟悉情况的公务员介绍。

效仿跟进形成的“快节奏氛围”

青州市政府方面称,公务员周六上班并不是一项规定,不是强制的,而只是一种鼓励和提倡,而且并非所有机关单位都安排人员上班,只是部分与群众打交道多的部门和窗口服务单位有此必要。8月7日(周六)上午,先后来到青州市知识产权局、粮食局、财政局、广电局、卫生局、计生局、园林局等机关,发现绝大部分办公室都有人上班。在集中了70个部门的青州市人民办事中心,几乎每一个窗口都有人上班。但只有房管过户、工商登记、税务征收等窗口前围满了人。

尽管已经实行周六上班近两周,可青州市人民办事中心大厅中仍没有相关提示或公告,因而很多人并不知道办事中心周六上班。

“办事中心实行周六上班不久,还处在试运行阶段,还要摸索一段时间,看看实际效果怎么样。”康效生说,“过一段时间,从试行效果上来看,周六加班确有需要的话,我们再向市民公布。”

康效生还说,他们在一周前就对轮休作出了安排,各个窗口都作出了轮休计划。“周一到周六是上班时间,但其中有一天会安排轮休。这样一周的工作时间,肯定不会超过40个小时。” 康效生说,“每天安排轮休的人数在30人左右,周六轮休的人更多,接近80人。”

“政府机关周六上班,方便市民办事,这本身没有问题。关键是要合理合法,适当作出调休安排就不与法律冲突了。”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王德刚认为,一些地方在实现快速发展、跨越式发展的过程中,“难免需要特殊手段,特殊手段是为了未来的发展。”

省人大立法咨询专家、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法水认为,对青州“周六加班”不宜轻易否定,而是让他们做一段时间的探索。 “过一段时间,就能看出那些部门确实与老百姓联系密切,有周六上班的必要。”

社会“生物钟”被拨快?

“我们倡议和鼓励各部门各单位结合工作实际,有工作任务的人员实行周六加班调休,没有工作任务的视情况而定。”采访中,刘学军一再提出,公务员周六上班是倡导和鼓励,而不是强制。

刘学军还表示,一些单位的加班调休,带来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其他部门和单位也不甘落后,纷纷效仿跟进,致使机关单位形成所谓“加班现象”。

“好些以前周六都不用惦记的事,现在也能办了,对我们跑出租的来说,也是个好事。”青州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说,“不过我有一个亲戚在乡镇卫生院上班,以前周末都是休息,前几天开会也要安排周六上班了。”

一些友则担忧,公务员周六上班为民办事固然是好,但在其他群体工作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的情况下,前者的周六上班很容易引起连锁反应,让更多的人“被加班”。

“本来好不容易周六周日休息,老板一看政府部门有人上班,别休了,快去办事吧。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岂不更惨?”易友smiless说。

“由于政府的引导作用,公务员周六上班或多或少会影响当地的社会‘生物钟’。”秦庆武分析,“有些时候,好心不一定就能办成好事。”

“加班”冲动背后的体制根源

青州被爆“周六加班”后备受媒体关注,相关采访也让青州市委宣传部的有关人员应接不暇。“其实,有的县市区早就实行周六上班了,只是没有被媒体报道而已。”青州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说,因而觉得青州此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上有点“冤”。

“乡镇这一级的工作人员,普遍存在周末加班现象,这也没什么稀奇的。”秦庆武教授说,“基层工作很重,也很辛苦,很多时候他们是不得不加班。可政府部门工作的目标是什么?是让包括机关干部在内的老百姓,生活得越来越幸福,不能本末倒置了。”

“由于在对各地官员的考核中,GDP和地方财政收入仍是主要内容。因而使得地方政府存在公司化的倾向,为了增加本地的GDP和地方财政收入,而千方百计地加快发展。”秦庆武说,本来在地方经济发展中的追赶现象是好事,可一旦过分追求就会产生不良作用。

由于现行的财政“分灶吃饭”体制,导致基层政府财政收入普遍偏紧。“要让政府财政收入增加有钱花,就要招商引资,考核上也就偏重GDP的增长,而且这还关系到地方政府官员的升迁。”秦庆武认为,这样必然导致地方政府出现发展焦虑,强化对经济的干预,而不是把增加老百姓的幸福指数作为首要目标。

“一些地方政府往往会觉得只要他们强势推动,经济就会加速发展,其实这是一个误区。”秦庆武说,“政府不应该过于强势,这样难免会挤压民间空间,反而不利于市场的发展。为经济发展你追我赶是好事,可一旦不顾客观条件过分追求,就会产生不良效果。政府更应该关注的是社会公平和合理分配,做好公共服务,而不是强力干预经济的发展。”

镀锌铁卡
电磁除铁器
英语翻译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