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行的青春漂泊到岁暮

2019-07-13 16:04:10 来源: 宿州信息港

编辑荐:在纯粹里张惶失措却无能无力,一如一曲悲欢离歌替代万千种可能。我在如歌的年华里借一曲我意想不到的高山流水向经过的陌路人致谢,一曲别后,终究归为路人。

人之所以悲伤 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而更无法面对的是有一日,青春,就这样消逝而去。

愈是长大,烦恼越多,在乎的东西也逐渐多了,转角之际,回头,发现自己越行越远,离原点的距离用天涯来描绘,拥有的情感用咫尺来讲述,触摸这种抽象的东西,摊开十指,一无所有。关于青春里越走越远的朋友,那些炽热而深情的誓言,承诺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在一角汇合;关于青春里的轻狂与执着,那些单纯而无奈的年轻的爱,都在固执里支离破碎;关于青春里对未来的梦想与一起去高原流浪的想法,终在那一句双唇轻吐再会而变成回忆,变成角落里不敢翻开的心酸一页。那些青春里的死党,挚爱都在时光的偏执而消失,抑如一刹那划破天穹的流星,来的那么猝不及防,去的那么无声无息,让人心疼,让人泪流满面。

岁月里的友谊,在时间的流逝而变得不堪一击,翻开生命痕迹曾见证过的深情,也在无声中化为忧伤。翻开生命的笔记,看到一群年轻的脸庞对生命,爱情,友情,亲情,永恒的执着,只是一刹那的凝眸,心中白感交集,眼角泛起的泪光,却无法挽回逝去的青春。我该用什么来祭奠那些惨烈的青春呢?如今的你们又在何方呢?是否也同我一般正在想起那些洋溢幸福的年轻脸庞。我们都过于独立行事,注定流光失色的青春里我们要忧伤,华丽溢彩的高章下记起下一次的流光。各奔天涯海角的我们,是不是在经历命运的曲折,沉沉浮浮的坎坷才明白世事的是是非非。

回忆昨昔,欢笑无青春交织在一起,只是可惜了年华,断了念想,黯了流光,淡了盈火。逐渐走远的青春与我们背道而弛,年轮里的笑容也逐渐消失在日落后的群岚,黑色的幕布遮住了对青春的热爱与追求,逝去的犹如花落水中,飘浮不定,随风而走,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岁月里的美好事情,唯美画面都是无形的杀手,杀的让人措不及防。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流逝。消失在岁月的皑皑中,于斑驳陆离中刹那回首,昨昔都己消失。青春里的我们都不愿服输,自以为是与妄自菲薄一直伴我们行走,走在岁月相悖的道路上,即使风雨瓢泼也无所谓,擦干雨水向前走,与时光相悖,注定要在年轮里流浪与漂泊。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好。累了倦了就绻缩在记忆的牢笼里酣睡,有时就一觉睡到以为的天荒地老,麻木的伸展四肢,朦胧的外景再美为会逝去。一个人总要学会长大,即使你不明白长大的含义,也要去努力学会成长。自己再苦再累再委屈,也没有人陪你哭泣。年轮里承载的厚重犹如孙悟空背负五指山那么沉重,万丈寰宇,年少的刹那,伤神疲惫,心力交瘁,想要在红尘滚滚中再来一次。可是,错觉,恍惚,迷离,如风,似影诸如此类的词汇全部进入脑海,这是一个人对某种东西的渴望而产生的错觉。午夜轮回的疼痛依附着自己一直到天明。如孙悟空背负五指山那么沉重,万丈寰宇,年少的刹那,伤神疲惫,心力交瘁,想要在红尘滚滚中再来一次。可是,错觉,恍惚,迷离,如风,似影诸如此类的词汇全部进入脑海,这是一个人对某种东西的渴望而产生的错觉。午夜轮回的疼痛依附着自己一直到天明。努力的去忘记的事,总是不由自主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再会秋末冬初,一个人,偶尔想起雨中的一回神,这么多个日日夜夜依然凭借着想象与幻觉入睡,梦中恍惚中又看见那眉清目秀,明眸皓齿的少年在彼岸微笑。可惜,回忆再美,终究只是曾经,蝴蝶再美,终飞不过沧海,画面再唯美,终究只是一场空梦。偶尔也会一个人在漫漫长路中踽踽前行,走你曾经走过的路,做你曾经做过的事,站在路旁茫然的不知该向哪儿去。可一路做曾经有你的事,茫然的一天天逝去,重复循环,终有那么一天,再回首,却不知是在回忆中追随的到底是谁的身影。就在同别人谈起的时候,在一刹那惘然若失,那个曾经想要一直记住的名字却怎么想也想不起,刻意的在人群中去搜索相同的面孔,却怎么也发现不了相同的脸庞。一遍一遍的翻开堆在记忆里的照片,却始终,始终找不到无你相关的信息。原来所有的往事都是一场极光,如流星刹那划过天隙,无踪无影。走过的那些日子逐渐消失在那个叫现在的站台,叫过去的地方一直都在某处静淌。岁月流失的年轻爱都不为终老,挚热与狂妄都在流逝之时化为平淡,原来的猖獗时期与我背道而行,若有那么一天,再相遇,时光迷离了你的面容,岁月埋没了我的名字,我们再也不再认识谁,那时,就真的南辕北辙。

关于时光静淌里的悲欢离合,年少漂泊的爱,匆匆而过的行人,陌生而熟悉的脸庞,有的在世界里成永恒,而有的却再己记不起曾经的我们在哪个角落里相遇过。期盼好久的东西在不经意间明白所执着的,殷勤等待的,认为一直都不会变的都变得再也忆不起它的本真。等待着春雨滋润了万物,阳光明媚了生机,知了叫热了夏天,夏荷淀放了蓓蕾,秋叶落满了小道,果实倚挂树枝,冬雪覆盖了回忆,蔓延了心伤,依然没有回来。于是准备在执着的东西,在回首就遇见了,却以微笑颔首,下一句便是,我们曾经见过面对吧!该结束的都己完美落幕,原来心心念念的等待的那句,只为证实我们曾相遇过,心瞬息放晴,一个人的时候,时间真的能使那些想要忘记的东西就忘记了。

关山艰越,谁悲失路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六月初夏,池水满溢。知了鸣叫,夏花悄然而绽,一场毫无预谋的相遇便在不大的空间里演绎,六月,带着春季未干的露珠,滴入土壤,滋润万物。感时伤怀一直在我的世界里颠沛流离,看到相同落寞的背影心里也随之一沉。仿佛自己同他们一般在冗长而繁华的街道落寞前行,夕阳落了一地的余晖,拉长了孤单的身影,青春里投下的斑驳陆影,隐埋了怎样的年华,沉醉了多少心恸与彷徨,努力的泛起微笑,仰起脑袋,面向太阳,随着世界的进程,可惜,顿时黯然神伤,仿佛自己的心不同自己前行,仍怀念过去,沉缅回忆。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时光丈量的法码如同剪碎的云彩撒下的磷粉那样灼灼其华,飘落在众多学子身上,也因时光隧道的偏转,转开那交汇的一点,转而向另一个方向行驶,光芒透过云彩的亮点洒向人间,四目相对,岁月极美。

青春是一个人的独殇,回味、叠放,只有一个人在无人问津的时候阴郁而过,很多时候就像肆无忌惮的把自己的心情全部发泄出来,可是,别人也有青春,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青春,于是把生活步调放慢,对自己放纵一回。一个人要行走在大江南北,遇见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又一个一个的成为熟悉人,又在时光沉淀的年华里成为陌生人。看见过一片又一片不同色彩的天空,穿越一个又一个的城市,见过一个又一个叫卖的贩客,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仰望过一群又一群的大雁,见证过一场又一场的离别,归根于:天南地北,随遇而安。

十八岁即将到达终点,我举杯邀明月,请流光,空气为我见证,欢庆自己十八岁的日子完美落幕。或多或少的感伤,都纯属正常,华章里该有的情节依序而来,青春里错综杂乱的完美诺言,华丽的誓言都该把它掩埋,从花季雨季到酸甜苦辣到十八岁,也经历了一些欢呼,一些欺骗,我深知自己年华无殇,可它是在年华里独自仰望深空,深邃如你迷人的眼。年华里发生的大事小事都是青春的过程,见证了时光被岁月一片一片的剪碎,落下一块又一块的忧伤,碰撞在行人的脸庞,岁月深埋的情深,只怪岁月的缘浅。相濡以沐的情形在我们的生活里逐步远去,何为相濡、何为以沐、何为天荒、何为地老、终己变得离析分支,破碎不堪。年华甚是为伤啊!承诺一地的誓言,却发现此清可待己惘然。

时光带走的友谊,以及年轻而无法相交的漂泊的爱情,都如一场烟雨朦胧我们的视线。有时,回忆都觉得难过,青春里交织的疼痛犹如钢铁镶入脑海,一层一层的挣扎,一层一层的脱落,该如何去缓减疼痛。那些缥缈的故事,那些己沉淀的往事,那些己逝去的峥嵘岁月,都在乌黑的天空下摇摇晃晃,一不留神便支离破碎。关于那些己逝去而在心里念念不忘的,都在角落里变得想翻开而不敢翻开的章页,里面记录着年少的风情万种、桀骜不驯、惨淡如纸的过去。静静的记录我们的不堪与憔悴。留不住的青春年华,有一个回不去的原点,到不到的终点。一直都漂泊在岁月的逆流里,等待着年华的枯萎、凋零的青春、溜走的岁月、颓然的年华、抑如一曲借殇离别时光散尽天涯流浪人的高歌,该走了都一如既往的走了,该来的拼命而来,留下一批又一批迟迟不走而老去的旧人,也就是在那时明白,起点与终点。

悖行的青春,我一路相弛到如今,漂泊到岁暮,带有迟暮的身躯沉沉辗转而归。留下了斑驳的岁月,带走了生命的痕迹,风吹起了如花般破碎的流年,看着当年的巧笑嫣然,抬眸之间,青春就这样,溜走,我明白,不要等到世界坍圮的那天奢求记忆逆流,转向你,全部在脑海里一一播放。生命的岁月,颓然而无可奈何,把握不住的岁月痕迹。

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一切如烟。

请流光见证的岁月真的在离开之后变得忧伤难过,那些年想要的漂泊,那些年想要的一份信仰,那些年想要的一切都在流年里逝去,曾经是多么的怀想以后的天空,只是如今我们真正的留恋在无法回去的以前。记得有人说过我们总是沉溺于过去,不是不前行,只是我们太怀念。

原来的一切都是自己知道的结局,多久之前就为以后写好结局,只是看着看着就想起那些年,那些年我们信仰的,追逐的,期盼的,只是流年里我们还可不可以在回到那些年。

悖行的青春流年在哪里我在洪荒的轨道里颠沛流离了那么久,却一直都找不到突破点,我在迷迷离离中等待一份认知,那个我一直都在假象中追逐的背影战争辗转在哪里?有没有曾在流年里想过如果有那么一天在等待中结束,或是有没有想过遥远的未来会不会认识一个漂泊到年老的过客曾经在流年可以客串的身份出现过。我一直都在想,一直都在努力的想,只是很久以后发现想只是假象,我无法预知的未来,只得在岁月里感慨青春的流失然后在张慌失措中等待结束。

在纯粹里张惶失措却无能无力,一如一曲悲欢离歌替代万千种可能。我在如歌的年华里借一曲我意想不到的高山流水向经过的陌路人致谢,一曲别后,终究归为路人。

男性不育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比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