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蜜月旅游家庭旅馆克尼斯纳旅游游记世界游网

2019-03-16 08:45:17

蜜月旅游:家庭旅馆克尼斯纳_旅游游记_世界游-World Travel Online

我们的住———山顶上的家庭旅馆,夜归时,主人已经铺好了床铺,枕边放着一小束紫色的薰衣草和两块心形的巧克力。

我们的吃———餐厅有着鲜美而且价格地道的牡蛎和蘑菇丸子。音乐是客人吃到兴起处,拿起一只非洲长鼓的即兴演奏。

1、Knysna跳上跳下———随时驻足,随时出发

人们说,南非美丽的城市是开普顿,而美丽的小镇却在大西洋海岸花园大道上的克尼斯纳。动身前,因住在约翰内斯堡的朋友极力推荐,我们在地图上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隆重圈出。

花园大道沿大西洋、印度洋海岸从西边的开普顿一直延伸到东部的伊丽莎白港,途经各个不同风景的小镇和海滩。在市中心的公共汽车站买了两张“Intercape”汽车公司的汽车票,我们开始往东前进。这种大巴类似美国的“灰狗”,主要是针对背包客和学生,价格便宜,一人60块钱而且干净,人不很多也舒服。针对花园大道上的行程,还有一种叫“跳上跳下”的大巴十分方便,买一张票后,游客可以在旅途中任何一个小镇下车停留,甚至过夜,然后凭票再跳上任何时候的下一趟车,继续旅行。

旅行的魅力就在于此了,不断上路,不断出发,为美丽驻足,也总是相信前方有更美的风景。

南非的海岸线美不胜收,一路闯进眼中的是连绵的大海、白色的沙滩、不知名的一片小镇子,有时整个镇子的屋顶都是绿色的,或者橘红色的,美得让人来不及惊呼,又被新的风景叠加成瞬间回忆。很后悔没有买一张“跳上跳下”的车票,只好跟着车而前往目的地。

4个小时的车程,并不枯燥,快接近克尼斯纳的时候天色忽然转暗,零零落落地下起雨来。

2、Knysna B&B———旅馆也挑客亾

车在克尼斯纳镇的路边把我们放下,在一个IC卡亭我们给事先预订的一家B&B旅馆老板打了。

在南非旅游,物美价廉的住宿就是寻找提供“床和早餐”的B&B旅馆。当地的InformationCenter(旅游信息中心)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有的是一本小册子,各种价格和级别的旅馆一应俱全;有的是旅馆人家自己印的一张精美明信片,上面有房屋和房间的照片和联系方法。选中自己喜欢的房子,拿起,就可以和主人直接谈生意了。B&B旅馆和商业化酒店不同的是,它们的主人同时也挑选客人,往往在耐心回答客人的询问之后,主人也会问许多问题,譬如讲何种语言?几人同行?有没有带宠物?甚至宗教信仰等。而预订旅馆需要使用信用卡。

一般来说,主人比较愿意接受带有女性同行的游客,这样似乎安全系数高一些。而我们曾询问过的一位老人,因为年轻的时候曾去过香港,对我们中国人的身份非常感兴趣,他非常欢迎我们去投宿———在南非着实很少遇到不随团而独自旅行的华人。

我们打的这家名叫FairAcres,选择他们的原因是屋子在山顶,可以看见大海,而且主人可以开车去车站接我们。

十分钟后,一辆半旧的小车停在我们的面前,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自我介绍说是主人Debbie的儿子乔伊。开着车,又去超市接上另一名来自西班牙的单身游客,车子盘上山去把我们带到了下榻之处。

带着大片草坪和游泳池的院子,三栋房子,一个开放式的餐厅,几条摇着尾巴的小狗,主人John、Jennie和他们的女儿Debbie迎上前来。John和Jennie已经白发苍苍,他们是早期的欧洲移民,说“南非荷兰”语,语言虽不通,他们脸上的笑容和表情极富感染力,无需言语就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那种祖父母般的慈爱和安详。Debbie是一个丰满的女人,显得热情而干练,从她儿子的大小大致能猜出她年龄在四十岁左右。走进我们房间的那刻,我就喜欢上了这间米色的屋子。这是一个家,一个旅途中温暖疲惫双脚的处所,再没有更好的地方了。咖啡色的拱形木门,米色的床单被套枕头,上面点缀着淡紫色的薰衣草,我惊诧于西方人奇妙的装修艺术,在米色的墙壁上、墙裙上用画笔画着同样紫色的花朵,整个房间仿佛盛开在春天。我们当即改变了原定第二天搬到另一家B&B的想法。

Debbie递给我们一张手绘的克尼斯纳小镇的地图,她告诉我们,镇上没有任何的公共交通工具,整个镇用脚就能走完,繁华的地方是码头,而即使玩到很晚也不用像在南非其他地方担心安全问题。

3、Knysna Lagoon———一半是湖,一半是海

克尼斯纳引以为豪的是一个Lagoon。Lagoon是咸水湖的意思,这个湖直接入海,一半是湖水,一半是印度洋的奇特风景,让克尼斯纳镇在花园大道上显得如此特立独行。从山顶往下望去,湖水如绿宝石般,湖面上停着许多私家游艇,而远处的大海则呈现出透明的蓝色。整个山上都是屋子,面朝湖水或大海的房子都是美的观景地方。

湖海的交接处有两座小山,把印度洋挡在山外,又留下一个美丽的缺口让人们可以望见海上的浪花开败。这里被当地人称为“head”。建造在Head上的房子有着昂贵的地价,不少私人住宅有着美丽的植物围院和声名显赫的主人。

小镇上出租山地车,骑车一个多小时,沿着水草丰美的湖岸小径和宽阔的大道一直到达head山顶。凭海临风处,不知道风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4、Knysna小镇———出海是生活的全部真谛

镇上人们的生活方式极其简单,经营B&B、在码头做买卖和游艇生意。白人和黑人安乐共居,生活了好几代。我们穿着的衣服和合脚的鞋子,开始在码头悠游。一旦准备好一颗闲适的心和发自内心的微笑,混迹人群中,便再也分不清谁是游人。

几家服装店的风格都是相似的,卖米色和卡其色调的棉制服装,粉色的针织衫和海水蓝色的毛衣,摸上去很温暖。也有非洲风格的饰物,像木雕或是牛角项链,吉普赛打扮的女郎用羽毛和扑克牌给我们刚刚认识的西班牙朋友算命,她已在克尼斯纳停留了一周,想在老父亲生日那天再赶到开普顿给他一个惊喜。

有趣的是楼上一间酒吧,用各国的钱币装饰门庭,我们透过“钱眼”,在花花绿绿的钞票中找到一张一元的人民币,真有些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跨上一艘招揽生意的游艇,船驶过湖水平静的外表,直把我们带向汹涌的大洋。水手都是些热爱大海的汉子,总是快乐地招呼游客准备好镜头和勇气,然后把小小的游艇开足马力驶向怒吼的印度洋海面。湖海交接处波涛汹涌,夹杂着人群快乐的欢呼声。

出海是克尼斯纳生活的全部真谛,黄昏时候,一艘巨大的游船缓缓驶出港口,音乐,落日,香槟,身后渐渐远去的小镇剪影,前方变成深蓝色的印度洋,整个小镇都沉醉了。

5、Knysna牡蛎———无可救药爱上这味道

克尼斯纳有着世界上鲜美的牡蛎,虽然那是平生次吃生牡蛎,我敢于这样说。新鲜的生牡蛎淋上柠檬汁,吃到第二只的时候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这东西的味道,那丝清灵的甜酸似乎至今仍停留在舌间,以至于在广州消夜朋友请食蚝的时候,克尼斯纳牡蛎的甜美顿时变成了世界上可望而不可及的回忆。

码头有众多美妙的海鲜餐馆,“牡蛎公司”、“南纬34度”、“渔夫篮子”,即便没有爱上他们新鲜出炉、各种制法的食物,也会彻头彻尾地喜欢上码头边轻送的和风伴随着晨昏来临到桌边的感觉。“南纬34度”的名字由来是因为克尼斯纳正坐落在地球的这个位置上,餐馆以大海为主题,屋子一角还出售各种海员水手系列的工艺品、T恤衫、海报和自家秘制的果汁与冰冻蜂蜜。临湖的位子总是被预订走了,要一杯啤酒或者咖啡就可以在南纬34度以南的某个地方打发走整个下午的时光。

我喜欢的那家餐厅在远离码头喧嚣的另一头,欢快的音乐仿佛飘送向整个小镇,牵引着我们的脚步走向“Freshcatchoftheday(当天新鲜捕获)”。一间装修并不华丽的木屋子,栈道远远伸向湖面,音乐是客人吃到兴起处,拿起一只非洲长鼓的即兴演奏。这里更像一个酒吧,装满年轻人和笑声,供应大量的啤酒和可乐,有着鲜美而且价格地道的牡蛎和蘑菇丸子。

有那么一次,我们按照旅游指南指点在另一家餐馆坐了下来,终还是在头盘上来之前落荒而逃,回到我们忠于的小餐馆,一人要上半打中号尺寸的牡蛎,就着正午的阳光,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享受美食带来的快乐人生。

6、Knysna告别———以古老的旅行方式

夜归FairAcres,Debbie已经铺好了床铺,枕边放着一小束紫色的薰衣草和两块心形的巧克力,被子里两只热水袋暖暖的……克尼斯纳变成了我们渐渐熟悉起来的家乡,它的味道香甜,弥漫着温<


甲醇燃烧机
伊藤发电机
手术无影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