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5岁男童教室缢亡家人不接受将再递复议材料

2018-10-10 16:05:46

原标题:江西5岁男童村小内蹊跷身亡 学校仅1名老师 家属再递复议材料

5岁男童龙龙(化名)已经死亡两个多月了,他的遗体还在殡仪馆。

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今年9月25日上午,江西赣州市赣县区长洛乡留田村小学内,龙龙在上课期间死亡,脖子上有勒痕。对死亡原因,该校的老师钟才方(化名)告诉家属,龙龙是自己玩“上吊游戏”闷死的。家属对此不认同,怀疑龙龙的死另有原因,申请对龙龙的遗体进行解剖鉴定。

▲爷爷许乐亭的手机里,还存着龙龙的照片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爷爷许乐亭的手机里,还存着龙龙的照片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11月17日,赣南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排除因自身疾病、工具类损伤、电流损伤以及毒物中毒致死……符合生前缢死。”12月3日,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发布情况通报,通报称龙龙的死“符合意外缢亡,警方排除刑事案件可能。” 当天,龙龙的父亲许朝玺也收到了赣县区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通知书显示,如不服这一决定,可在七日之内申请复议。

许朝玺告诉红星新闻,他不相信龙龙是自缢身亡的,龙龙的遗体也尚未火化。今日(12月8日)上午,许朝玺将申请复议的材料交到了赣县区公安局。

事发学校:

仅有的一名老师停职,其余四名学生转学

这是一所典型的乡村小学。12月7日,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留田村小学有两层楼房,一个小院落,外墙呈白色,刚粉刷过。学校背靠大山,一侧是乡村公路,一侧是留田村委会新旧两栋办公楼,前方的农田里还留着禾桩。院子里,有村民正在晒着稻谷。

防水剂8/20171208/XrRE-fypnsip0918432.jpg" alt="▲12月7日,留田村小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data-mcesrc="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1tRsGJ6Jk2icbDs92tBEQRyuA8ZOAbQojpfQhXpSHtxn9LmgXF9k2sUXolYbB8MILWu7bdL5Aaib4CtbglnJYO0Q/640?wx_fmt=jpeg tp=webp wxfrom=5 wx_lazy=1" data-mceselected="1" data-link="">▲12月7日,留田村小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出事之前,学校只有五名学生,其中学前班两人(包括龙龙),一年级两人,二年级一人。钟才方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也是的老师。

9月25日,龙龙不幸离世。国庆节后,其余的四名学生全部转学,钟才方处于停职配合调查状态。红星新闻记者拨打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此前,学前班在进大门左手边,龙龙和另一名儿童坐在教室中间上课;其他一、二年级三名学生的教室在右手边,两个袖珍班级共用一间教室。现在,龙龙之前上课教室里的课桌已经被搬走,搬进来了村委会的办公桌,只剩下他的书包还在教室里。

▲龙龙的书包还留在教室里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龙龙的书包还留在教室里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教学楼二楼有宿舍、厨房。此前周一到周五,钟才方就住在楼上,周末回赣县县城。现在住在楼上的人换成了村干部,院子大门上也拉着写有其他标语的横幅,已看不出太多之前学校的痕迹。

家属回忆:

那天没送孩子去学校,中途接到钟老师电话

龙龙是一名留守儿童,出事前刚过五岁半。由于父母离异,一直是爷爷奶奶带着他,大部分时间生活在留田村老家。

“一想起来,我就要掉眼泪。”12月7日下午,龙龙的奶奶忍不住悲伤,龙龙的爷爷许乐亭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形。

9月25日早上8点20分左右,许乐亭看到钟才方老师的车从屋前马路经过,往学校驶去,他就叫龙龙去上学。那天正好是周一,钟才方一大早从县城家里开车回到学校。

龙龙背上书包出门,上学路上,先后与同学校的另外四位同学碰上。许乐亭见学校里的五个学生都凑到了一起,就没再跟上去,他站在屋外望着小孩们,直到他们拐过弯看不见。从家里到学校大概只有一里路远,拐过弯再走几百米就到学校了。许乐亭告诉红星新闻,大部分时候他都会把龙龙送到学校,但是那天没有。

墙角护轮sform/w550h412/20171208/k4-S-fypnsip0917512.jpg" alt="▲许乐亭指着马路拐弯的方向,拐过去几百米就是留田村小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data-mcesrc="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1tRsGJ6Jk2icbDs92tBEQRyuA8ZOAbQojoVnp4wFoTkp3Tf8r3NDILg4XOkNymXNxQIQoRZYdct1HOZvP6l6Zgg/640?wx_fmt=jpeg tp=webp wxfrom=5 wx_lazy=1" data-mceselected="1" data-link="">▲许乐亭指着马路拐弯的方向,拐过去几百米就是留田村小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上午11点37分,电话响起,老师钟才方在电话里语气慌乱地说:“遭了遭了,你的孙子不知道怎么样了!”当时正好有一名亲戚在许家做客,许乐亭赶紧让亲戚开着摩托车载他去学校,龙龙的奶奶在后边跟着跑。

到了校门口,许乐亭看到钟才方老师在教学楼二楼打电话,院子大门还锁着。亲戚一脚把门踹开,许乐亭直奔左边龙龙所在的那间教室。这时钟才方告诉他,龙龙不在教室,在中间办公室里。跑进办公室,许乐亭看见龙龙躺在长凳上,身上脖子以下盖着毯子。龙龙的奶奶也很快赶到,抱着孩子一边喊一边哭。一开始他们没有发现伤痕,后来拉开毯子,才发现龙龙的脖子上有两条勒痕。

钟才方打完电话下楼来,跪在龙龙奶奶面前,说“嫂子,对不起!”许乐亭质问为什么搞成这样,钟才方告诉他,是龙龙自己玩游戏弄成这样的。“老师就说龙龙是玩上吊游戏,闷死的。”许乐亭告诉红星新闻。

许乐亭马上去旁边村委会找人,他回忆当时里面有5名村干部。村干部一出来,奶奶就抱着龙龙给他们看。奶奶撕开龙龙的裤子,发现有大便,已经干燥了,裤子上也有小便的痕迹。村干部提议赶紧送到卫生院,于是钟才方开车往乡卫生院送。走到半路,卫生院的车来了,医生拿着听诊器去听,听了就摇头。之后,卫生院副院长也赶来参与抢救,但他告诉许乐亭,龙龙至少在一个小时以前就没气了。

一些村干部也赶来,一阵慌乱的讨论之后,他们决定将龙龙送去赣县殡仪馆。中途,龙龙妈妈从赣县闻讯赶来。到了殡仪馆,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警察赶来,拍了照片。

龙龙的爸爸许朝玺大部分时间在浙江金华工作,那天上午11点42分,他接到龙龙爷爷的电话。当时在电话里,父亲没有跟他明说,但他隐隐感觉不妙,于是顾不上吃饭就赶紧开车回家。当晚8点多,许朝玺回到赣县县城,听到了噩耗。

▲龙龙生前所在的教室,黑板上还写着他和另外一名学生的名字。老师称,龙龙就是在这个教室的窗户玩“上吊游戏”闷死的  家属供图 ▲龙龙生前所在的教室,黑板上还写着他和另外一名学生的名字。老师称,龙龙就是在这个教室的窗户玩“上吊游戏”闷死的 家属供图

不予立案:

司法鉴定系生前缢死,家人不愿接受,再递复议材料

龙龙突然死亡,一家人陷入悲痛之中,死亡原因让他们觉得蹊跷。

许朝玺告诉红星新闻,钟才方老师称,龙龙是用一条长和宽约40厘米,对角长约60厘米的毛巾,在教室窗户上玩“上吊游戏”勒死的。许朝玺对此表示怀疑,他认为这对小孩来说难度太大,不可能会自己把自己吊死。他怀疑龙龙的死另有原因。于是,家属申请解剖遗体,进行死亡原因鉴定。

▲司法鉴定意见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司法鉴定意见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赣县区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赣县区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许朝玺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由赣南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书显示,解剖日期为2017年10月19日,委托单位为赣县公安局。其中“分析说明”部分显示:未见致死性疾病的病理学改变,未见工具类致伤物所致损伤的痕迹,未见电流损伤的痕迹,在死者的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见毒物及其代谢物成分,由此,排除因自身疾病、工具类损伤。电流损伤以及毒物中毒致死……尸体检测发现死者颈、项部索沟形成,索沟呈暗褐色伴皮革样化……符合生前缢颈所致缢沟形成的法医学特征。鉴定意见为:许某(龙龙本名)符合生前缢死。

12月3日,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发布了情况通报,通报称龙龙的死亡“符合意外缢亡,警方排除刑事案件可能”。当天,许朝玺也收到了赣县区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赣县区公安局关于此事的情况通报  图片来源见水印▲赣县区公安局关于此事的情况通报 图片来源见水印 ▲赣县区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硼砂报价"1" data-link="">▲赣县区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许朝玺和家人还是不愿相信这一结果。12月8日,许朝玺告诉红星新闻,他准备申请复议,已经在当天把相关材料交到了赣县区公安局。

留田村小学:

龙龙的爷爷在那里退休,事发时仅剩一名老师

上世纪90年代,龙龙的爸爸当年也在留田村小学读书,爷爷之前是小学老师,2012年就是在留田村小学退的休。

留田村村民赖毛女介绍,留田村小学之前是三间土墙教室,2006年左右建成两层楼房。此前,留田村小学有几十个学生,多时有五个老师。

▲龙龙(黄衣者)生前在教室里上课,学前班就两名学生  家属提供,图片来源见水印▲龙龙(黄衣者)生前在教室里上课,学前班就两名学生 家属提供,图片来源见水印

许乐亭介绍,他此前在长洛乡中心小学教书,1985年来到留田村小学任教,一直到2012年下半年退休。钟才方老师则过来有十几年了,一直担任校长。许乐亭退休之后,留田村小学就只剩下钟才方和另外一名老师,今年上半年,那名老师调去了长洛乡中心小学,村里就只剩下钟才方一个老师。

在之前人多时,留田村小学每个年级都有学生,后来逐渐冷清,只开设到二年级。如果这次不出事,学生们也多只能读完小学二年级,就需要转到乡里去读书。当时的五个学生中,龙龙属于留守儿童,其余三户的父母都在家务农。

留守儿童:

龙龙曾在县城读幼儿园,因不习惯又回到老家

龙龙的妈妈上次见龙龙还是去年秋天,那一次她给孩子买了两个小玩具。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自己已经和龙龙的父亲许朝玺分开,她想着龙龙的爷爷奶奶能够把孩子照顾好,就没有过多打扰,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意外。

许朝玺大部分时间都在浙江金华工作,他表示今年上半年回去了三四次,上一次回家,大概在龙龙出事前的半个月左右,那次他回家待了好几天,还带着龙龙到县城里买了蛋糕。

“他每次想我了,就叫他爷爷打电话给我。”许朝玺告诉红星新闻,龙龙一直是爷爷奶奶在家里带大的。可能由于这个原因,他跟其他孩子有点不一样,有时爱顶嘴,钻牛角尖,“但是你说不懂事呢,他也很懂事。”

许乐亭告诉红星新闻,去年下半年,龙龙也曾经到赣县县城里读幼儿园,但是由于中午不愿意睡午觉等原因,龙龙不习惯,所以今年上半年又回到了老家读书。从留田村到赣县县城大概有40公里,需要翻山越岭。

▲龙龙之前在家里小黑板上写的字,许乐亭用手机拍了下来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龙龙之前在家里小黑板上写的字,许乐亭用手机拍了下来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