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青楼妹子若有狐臭她将面临怎样的命运捉弄

2018-11-08 10:31:50
狐臭,当看到这两个字时,会不会有很多朋友掩鼻而逃? 若真如此,他们可能就错过了一个比较有趣的故事。 说话清朝中期,广东齐昌一带,有个名妓叫郭十娘。她“早著艳名。一时名流,争妍取媚,寻盟责诺,无虚日”,每天风流才子,浪荡少年,一掷千金,只为求伊人一笑,好不热闹! 不过,今天要说的,不是郭十娘,而是她妹妹郭纽儿。 纽儿生得是“肤发光腻,眉目韶秀”,但她的生意,却完全比不上姐姐。 为何? 原来呀,她“两腋下有气触鼻甚秽,俗名为‘狐骚臭’”。 当然咯,她既从了烟花一道,自然是有办法找来各种香粉把那气味盖住。因此,尽管比不得姐姐,但也还是有人请她陪酒作乐—— 只不过,我们知道,女人化的妆,会因为流汗而花掉,得重新补。每到这时,纽儿就比较尴尬了——遇宴集酒酣,辄薰蒸满座,往往有掩鼻而去者——从这话看来,落荒而逃的仅是少数。想来其一因为纽儿漂亮,男人们舍不得让她走;二则,虽然香已残,毕竟还有,并不是所有人鼻子都很敏感。有些人,就是闻不到。 (图取其义) 常来光顾纽儿的书生里,有个叫周海庐的。爱之甚猛,为表自己对纽儿之真情,每日写诗相送。这还不算,竟然扯着几个朋友,让他们为她写诗作赋,“装锦轴赠之”,以示我爱的妹子,虽有狐臭,但文人们都很卖面子呢! 这日,轮到俞蛟了,这位爷不像其他书生好说话,填词一首,故意气周海庐。 他写了什么呢? 芳思撩人当永昼,无限柔情;河畔心期久,金屋劝君须早构。六篷船,可藏娇否?底事寻春偏独后!绮梦初回,小字频呼纽,百和香浓薰莫透,知君爱嗅狐骚臭。 你看,前面几句写得多好啊,这一句,简直是把人家的脸甩得啪啪响啊!人家自爱狐臭女,又关你啥事咯?你不愿写就算了,如此奚落,人品碎了一地啊! (图取其义) 然,他写都写了,周海庐一见,“大惭,遂与纽儿绝”——应该是他想明白了,自己的朋友,都不喜欢这妹子,只是不好说罢了! 这事,被当成笑话传了出来。纽儿姑娘本来是有些自卑的,再被如此踩上一脚,心中那个痛,岂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之后,她渐渐隐退,“后遇土人,以百金为之落籍”,终是脱了苦海,哪怕做人家小妾,也比被那些自视清高的酸文人嘲笑好吧! 正所谓福祸相依,其实积点口德,还是必要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