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氏使魔 百一十八章 宫旭和宫遥

2019-10-12 23:48:34 来源: 宿州信息港

祈氏使魔 百一十八章 宫旭和宫遥

第二天早上,赤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我看着日上三竿的太阳,总觉得好像很久没看见这样蔚蓝的天空了。

琥珀已经死了,院士他们在竹林也发现了泊离的尸体,千年妖魔已经有三只死去了,其他两只在妖界。祭司院他们也小许松了一口气,开始着手驱魔师大会的事。

我不想去祭天台,便待在风陌阁看书,很快又过了一天。半夜的时候,我感觉又有些吵杂的声音,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但我睁了睁眼睛,没太注意,躺在床上思索着有记忆以来的所有事,便又睡了过去。

接着又过了半天,时间已是中午,我无聊地看着窗外的树叶发呆。

外面十分吵杂,我才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由得拉住一个地灵阁学子问问状况。

他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地说:“听说……昨晚半夜时分,有妖怪闯了进来,把宫氏的小少年掳走了,少主他们发觉后追了上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我闻言,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他痛得一直挣扎,“痛痛痛你干什么放手啦”

“你说,”我语气十分平缓地问道,“昨晚有妖怪,把宫遥掳走了吗?”

“对对对,对啦放手”

“他们去哪里了?快告诉我”我大声喊着,心乱如麻,“快告诉我”

“痛……都说很痛啦我不知道啦真的不知道”

我马上放开他,往外跑去,正准备冲出大门,这时候,便看见祈岚他们一身狼狈地回来了。

祈岚的衣服沾了些许泥土,还破了几处,面色阴沉得可怕,他身后跟着宫旭。宫旭衣服脏乱得更为严重,嘴角上还挂着血痕,他敛眸里布满血丝。有些茫然又有些面无表情地抱着宫遥。

宫遥很安静地躺在他怀中,看上去毫发无损。

祈逸清也跟着走了进来,他的衣服比起祈岚他们两人要来得干净,但是还是看得出来有些许尘土。想必是得知消息赶了过来。

他身后还有那个保护宫遥的人。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移动脚步,就这样看着他们一步步地走了进来。

祈岚和宫旭径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而祈逸清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向我耳语道。“钰言已经动手了……”

而我一直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没有动,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见我没有反应,便缓缓向我解释说:“昨晚它派千绪把宫遥给掳走了,虽然祈岚他们听见声响后追了上去,但已不见它踪影,寻了许久,终于在荒山野境找到了它,可是那个时候宫遥已经……”

他的眼眸暗下,又继续说道。

“千绪是为了取得祭品。所以并没有打算多做纠缠,不过还是被祈岚和宫旭所伤,便逃走了。”

“宫旭抱着宫遥,一直都跪在地上……后来我听我的人给我禀报,就赶了过去把他们带回来了……”

我依旧望着前方,没有任何表情。他看着我,无奈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劝说道:“你不要太伤心了,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生死由命,我们无法令他复生……他不是因你而死……你不要感到愧疚。宫遥一定也不希望你这样子。”

我眼神呆滞地点了一下头,“嗯,我知道。”

“它们拿到了个祭品,势必。会拿下其他的祭品,你让你的人跟紧一点,就算会被人怀疑也没关系,现在重要的是,不能让它们得到其他祭品。你还必须去警告言幕紫他们一下,让他们要小心一点。不要单独行动。”我清晰明了地分析说。

他惊讶于我的反应,没想到我居然那么沉着冷静地分析,“你说的没错,我会这么做。还有,你也要小心一点。”

我点了点头,转身朝里面走去,祈逸清在我身后柔声问道,“你真的没事?”

我回头一笑,“我怎么会有事?又不是我受伤,又不是我死了。”

“我什么事也没有。”

我一字一顿地笑着说道

,“对了,那家伙,叫做千绪,对吧?”

他没有笑,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我看见他眼中激起了一丝不知名的波澜。

此时,得知消息的于皓文一行人赶来了,一下子全员到齐了。他们看见我的表情,以为宫遥没事,心中的石头随即落下,可是祈逸清紧闭着眼眸摇了摇头。

他们面色各异,蹙紧眉头看了我一眼,往内堂走去。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静默地跟了上去,祈逸清跟在我身后三步之遥,不缓不慢。

我几乎是凭着意志力走过去的,这段路,从来不晓得有那么长,那么长,长到我都感觉是不是无止境地一路走下去……

宫旭坐在宫遥房前的草坪上,抱着宫遥,什么话也不说,就是静静地抱着他,茫然地看着天空。这样持续了许久。

偶尔,宫旭会低下头与他耳语,尽量地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话的宫旭,一遍又一遍地讲着那些不合适他的话。纵使他的声音早已变得嘶哑,他也没有停下。

“遥,你不是想要我陪你玩吗?等你醒过来,你要我陪你多久,我就陪你多久。”

“我们去看萤火虫,去找蝉蜕,去放纸鸢,去小溪里捞螃蟹,你不是喜欢兔子吗?我们养一大堆兔子,我再也不会嫌弃它们了,好吗?”

“如果你再不醒过来,我就要把你藏在柜子里的桃花酥吃掉了哦?我知道你喜欢桃花酥,这样吧,你醒过来,我就去学这世间吃的桃花酥,然后做给你吃,好吗?”

“不想吃吗?哥哥我要亲自下厨啦百年难得哦哥哥我可是从不下厨的哦你真的要错过吗?”

“今年,爹娘忌日的时候,我带着你一起去,这次我不会再逃避了。”

“不要让我一个人啊……遥……我只剩下你了呀……”

可是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应,他笑了一下,将宫遥抱得更紧,茫然地看向远方,继续死一般的沉寂。

祈岚坐在他旁边,并没有说话。

其余人则站在不远处,观望着无比悲痛的宫旭。未完待续。

...

淮安白癜病医院
南阳治疗男科医院
宁夏治疗男科医院
淮安白癜风
南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